撕滑牛奶张大爷

镜梦:

我的痛苦,是因为你看不到我的痛苦。
——《告白》

【贺红】我喜欢上了一个混混

lynnlocked:

01


我喜欢上了一个混混。


他其实不能算是个混混,他跟我一样,只是个初中生。但他有一头扎眼的红发,有耳洞,有小弟,还有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。


他其实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凶神恶煞。有个夜晚我独自走在漆黑的巷子里被人尾随,是他救了我。他打人的时候真狠,但当他擦着嘴角的血丝问我“没事吧”时,真的一点、一点都不狠。


原来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。


大概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他的原因,只有我知道的原因。


02


我最近时不时地就能看见他。


那天晚上没有路灯,他没看清我的脸,但我却把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。每次我们在校园中擦肩而过时,我都忍不住在他背后微笑,笑他的眉头,还是皱的那么紧。


我想方设法认识了一个他们班的女生,但她却说,他才不是什么好人。我当时讪讪,再没了问下去的欲望。


天知道我当时多想替他说一句话——你们根本就不了解他!只有我才明白,他不是那样的。


我喜欢上的,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的混混。


03


我心底默默无闻的暗恋,我眼畔躲躲闪闪的窥测,让我发现了他的不寻常。


他又打架了,而且,他惹上的不是别人,是贺天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点都不喜欢贺天。身边亲近的朋友向我倾诉过她们对贺天的爱恋,有的自己内心已经演了几十出戏,恨不得昭示全天下她对贺天的爱有多深;有的倒是淡然的多,但偶遇贺天时那脸颊上挥之不去的酡红却出卖了她们的小心思。


她们几乎都迷恋贺天,但我还是喜欢他。


但我能感觉得到,他现在过得很不好。他遇见贺天时,总是免不了受那人的欺凌。


我多希望我是个男生,帮他打退贺天,就像当初他帮我一样。


但还是算了。因为我喜欢他,我想改校服,学化妆,这样下次在他面前经过时,我大概会有更大的可能性,争取到他的一个回眸。


04


贺天怎么回事?他又去找他了。


他打架这么厉害,却反抗不了,而我也只能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
我越来越讨厌贺天了。他跟他(我的那个他,羞)根本就是反着的。贺天表面看起来一切都很完美,结果竟然逃课抽烟打架样样都会,还这么欺负他。可他呢……


不管别人怎么说,反正他就是很好很好。


瞎子都能看出来,贺天对他有某种意图。我怕贺天带坏他,怎么办?


但我怎么能插手呢,我没有权利介入这件事,因为这是他俩的事。


我只好继续观察了。


05


观察结果不容乐观。


他们接触的越来越频繁,只有一点让人欣慰的是,贺天不再对他拳脚相加了,但我还是觉得,贺天很暴力。


他在这段关系中实在是很被动。他明明不是一个愿受人摆布随波逐流的人,但他竟然在面对贺天时,收住了身上的戾气。


我的心里咯噔一下。


我不确定他们的关系能算是什么。这算友情吗?未免太不平等。但他们的关系确实是在逐渐变好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

如果贺天是一片池沼,那他就是在沦陷,在堕落。


而我,无计可施。


06


今天中午他跟贺天一起吃饭,他竟然带了自己做的饭,据我朋友说,贺天吃了一大半。


首先我想说:他竟然会做饭!


我真是太喜欢他了!


然而,我真是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忧愁。看似他们的关系变得十分融洽,但我还是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
该说这种感觉就是传说中的“女人的直觉”吗?我觉得以我的年级,大概还达不到这么神的地步。


但心中总有这种感觉。自从贺天撞进他的世界,我就开始没来由的心慌。


不知道是替他心慌,还是替我心慌。


我还是讨厌贺天。我喜欢他。


07


天哪。


天啊。


天。


我需要一点时间来组织我的语言。我还需要比这多得多的时间来平复我的心情。


今天间操贺天把我堵在楼梯口,我怕的要死,因为他虽然笑着,眼睛里却没有半点笑意,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可怕。


直觉告诉了我,他找我想要说什么。


更确切一点,是说谁。


果然。贺天说,他知道所有事。贺天知道他救过我,贺天知道我喜欢他,贺天笃定,我们不可能。


我太委屈了。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,他没说话,只是笑了。


有个脚步声匆匆忙忙地逼近,我顿时热泪盈眶。我知道是他,他又来救我了。


真是他。他看起来怒不可遏,揪住贺天的领子,大声问他,为什么还是要为难我。


……什么?我不懂了。


他自那个夜晚后,第一次正眼看我。他对我说的第四句话是,对不起。


对不起?为什么对不起我?我磕磕巴巴地问。


他挠挠头发,说其实他早就认出来我是那天的女孩了。他也早就注意到,我的眼神一直跟着他走。


我摇头说,我不信。我不信以他的性格,能注意到我。我很隐蔽的。


旁边很久没说话的贺天开口了。


他说,是他发现的。


怎么可能?他怎么能发现?


然后,他们…他们……


他们接吻了。


我感觉我当时的大脑其实已经接收不了任何信息了。但我记住了贺天的最后一句话。


——因为,你在看着他,而我也在看着他。


08


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,没事吧?


第二句是,要我送你回家吗?


第三句是,以后小心点。


第四句是……


天杀的贺天。


当然不可能,因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。


我现在真的想当一个男生了。而且最好长得跟贺天一模一样。但我保证,我发誓,我会比贺天对他所有的好,再多好一百倍。我不会对他动手,我不会对他冷嘲热讽,我不会让他老是给我做饭,我更不会不喜欢他。


到时候,他愿不愿给我一个被选择的机会呢?


现在我明白了,看来不是只有我明白,他不是看起来那样。


看来不是只有我为他真正的那一面折服。


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,觉得自己最最喜欢他。


我真讨厌极了贺天。


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。我还是割舍不下,我还是喜欢他。


09


我喜欢上了一个混混。


他现在很幸福,那么,我也就很幸福。


曾经,我喜欢上过一个混混。


—END—

ReLOFTER:

Z.LI.Saunato:

【Rome Holiday】不是第一次来罗马,但是那天夕阳时,坐在宾丘公园Monte Pincio的石栏边,却被这座城市迷的神魂颠倒,天边最后的颜色终成夜路里的街头艺人和小酒馆,音乐夹杂笑声,提醒我,不枉此生。

loveorlee:

YouTube上的好室(ji)友,最近炒鸡喜欢啊,卖个安利,眼睛炒鸡大的,炒鸡萌的叫Joe,长得像小孩子?的是Caspar,两个都炒鸡可爱啊,西皮叫jaspar,总是互相整来整去的,但是都是以秀恩爱为主要目的…
lofter上这对很冷啊
旁友,狗粮吃吗……

jaspar小甜饼

ohmyhazzabear:

jaspar小甜饼,这篇文是看了一个视频,是caspar要去LA,临走前舍不得joe就想把他打包带走真是甜哭了,手稿早就写好了可是因为作(lan)业(de)太(da)多(zi)一直没打在电脑上,还有我真的是一个标题废所以没有标题,好的就这样食用愉快w


joe抱着胳膊靠在门边,眯起眼睛一脸不满的看着caspar在房间里收拾他的行李——其实就是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乱七八糟地塞进行李箱里,然后让它们变得更加的乱七八糟。




   典型的caspar作风,joe想,要是没有我这个室友,caspar总有一天要淹死在垃圾堆里。




  “喂,caspar,你这次要去LA多久啊?”




  caspar正把几双花花绿绿的袜子揉成一团塞进行李箱的夹层里,听到joe的话,停下手上的动作,抬起头冲joe一笑。




  “怎么?我还没走就开始想我了吗?”




  “才没有呢,”joe吸了吸鼻子,“只是你走了,我就没有恶作剧的对象了,我的频道会变得很无聊的。”




  “你就放心吧,”caspar低下头继续整理行李,“你的频道没了我还是会很好看,你可是我见过最会做YouTube视频的人了。”




  “好吧,我承认你说的很对。”joe也不打算否认这个事实,他在YouTube上混得也算是如鱼得水,“可是没有你我的生活会变得很无聊的。”




  “你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朋友,你还有josh和oli呢,无聊时叫他们来陪你啊。”caspar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从床上拎出一条内裤,“你觉得这条内裤多久没洗过了?还能穿吗?”




  joe面无表情的接过caspar手里的内裤,看了一眼,直接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。




  “鬼知道这是你哪个时候丢在床上没洗的?肯定不能穿干脆别要了。”




  “Hey,那可是CK的内裤。”caspar心疼的往垃圾桶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你就这么扔掉了我还是很心痛的。”




  “你又不是只有这一条CK的内裤,”joe白了caspar一眼,“你要真心痛也不会就这么把它扔在床上了。”




  “好好好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caspar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垃圾桶上收回来,然后趴在床上,摊开四肢开始装死,“收拾行李真是累死人了。”




  joe一脸嫌弃的看了caspar一眼,绕开地板上的一堆脏衣服,走到床边,在caspar身边坐下。




  “喂,caspar,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去拉斯维加斯吗,你骗我说你不和我当室友了,要留在拉斯维加斯不回来了。”




  “记忆犹新,”caspar一边说一边试图从床上爬起来,无奈失败了,只是在床上打了几个滚,“我记得那次你都快哭出来了,后来你报复了我一周呢,那两个视频现在都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,我每年都拿出来温习,毕竟joe sugg哭得时候可不多。”




  joe出人意料的没有反击,他只是盯着地板,头埋得很低,低的caspar看不见他的表情。caspar有些不安,他从床上坐起身,轻轻地拍了一下joe的肩膀。


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


  “没事,”joe抬起头,勉强冲caspar笑了一下,“我只是在想等你从LA回来我用什么恶作剧迎接一下你,你可要做好准备。”




  caspar松了一口气,笑了一下,露出八颗牙齿,“放马来吧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。”




  joe用复杂的眼神看了caspar一眼,从床上爬起来,扒开caspar的行李箱,开始检查他的行李。




  “caspar,你去一趟LA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东西?你是去拍电影不是去搬家!笔筒这种东西真的有必要带走吗?”joe一脸嫌弃的从行李箱里掏出一个笔筒,扔到一旁,继续吐槽,“你是要把你的充气娃娃一起带到LA去吗?”




  “不是。”caspar早就重新躺倒在床上,此刻正眯着眼睛看着房顶上的吊灯,听见joe的话,吐了口气,慢吞吞的说,“我是要把你打包带到LA去。”




  “哈?”joe正在盖上行李箱的手一下子僵住了,他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caspar,随即又笑了,“你在开玩笑,caspar。”




  “没有,我是认真的。”caspar一个挺身从床上坐起来,一只手撑住床沿,一只手指向角落里一个空旷的行李箱,“看见了吗?那就是我给你准备的,贴心吧?”




  joe从床上探出半个身子,顺着caspar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努力硬生生憋回去一声冷笑,并及时把它转化成了咳嗽声。




  “鬼才信,这么小,怎么可能坐的下。”




  “又没人要你坐着,”caspar懒得起来,就依然躺在床上,打了个滚面对着joe,“你可以缩着,蹲着,跪着,随便怎样,拜托了joe,就试一次嘛,一定可以的。”




  “不行,我拒绝。”joe使劲地摇头,一边让自己和caspar保持距离,“你不能把我装在行李箱里,我不同意。”




  “求你了joe,就这一次!!Please!!!!”caspar坐起身,对着joe露出一副puppy face的小狗脸。




  joe盯着caspar的puppy face看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。




  “好吧,就试一次,不过这不代表你就可以把我打包带到LA去。”




  “Yeah!!!caspar同意了!!!”caspar从床上跳下来,举起手臂开始欢呼。




  “你闭嘴!”joe没好气地瞪了caspar一眼,从床上爬下来,小心翼翼的蜷曲在行李箱里,弓起背抱成一团,但是脑袋依然露在外面。




  “看吧,我告诉过你不行的,你还不信.....哎哎哎,caspar??!!你在干什么??停下来!!你弄疼我了!!!!”




  趁着joe侧躺在行李箱里毫无攻击力,caspar眼疾手快的拉上了行李箱的拉链,一直拉到了joe的脖子处,然后一脸戏谑的摸摸joe不停挣扎的脑袋。




  “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出发去LA了。”




  joe摇开caspar放在他头上的手,艰难的转过头对着caspar翻了一个白眼。“去吧去吧,看你怎么过安检。”




  caspar回了joe一个白眼算作回答,然后俯下身子,把嘴巴凑到joe的耳朵边。




  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



  joe感觉到caspar嘴里吐出的气息伴随着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在自己的耳朵边一扑一扑,泛起一团带有caspar嘴里清新的薄荷味的热气,心跳仿佛停了一拍。




  caspar站起身,满意地看着平日里伶牙俐齿的joe此刻脸红着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,露出一脸坏笑。




  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把你打包带到LA的,我不想坐牢。”




  “那你快把我放出来,我这样屁股很痛啊。”




  “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到LA吗?不同意不放你出来。”caspar蹲下身子,一脸认真地看着joe。




  joe听见这句话,愣了一会儿,又开心的笑了,露出八颗牙齿。




  “我当然要去了,笨蛋,免得你又像上次一样扔下我一个人,我说过,我的生活没有你会很无聊的,而认识我的人都知道,我是一个多么厌烦无聊的人。”




  THE END





Hey darling【Larry&Jaspar】【甜】【短篇】

ohmyhazzabear:

这几天大家也都看到了larry饭圈有多少破事,有一些larrie都因此跳船了,还有人在和别人各种撕逼,说实话看到这些我真的很心塞,所以写了一篇甜甜的短篇算是安慰,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坚持下去,不要放弃XXX


cp:larry&jaspar  AU:大明星卷&油管大户丝  甜甜的室友油管红人jaspar(这一对好萌好萌的!!!!)




“准备好了吗?”joe摆弄好面前的摄像机,转过头问louis。


“好了。”louis一边对着摄像机理头发一边回答。


“那我要开始了,”joe将摄像机对准louis,“再说一次,我真的非常非常为你骄傲,bro,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很了不起。不过,说实话,你的出柜视频放出来时我是一点也不吃惊的,”他拍拍louis的肩膀,“我是说,哪个直男会有你这样的穿衣品味呢?”


Louis笑着打掉joe放在他肩膀上的手,低头打量自己的红裤子和蓝色条纹T-shirt,“你对我的衣着品味有什么看法吗?”


“没有,”joe憋住笑一本正经地说,“怎么会呢,我只是觉得你色彩鲜艳的裤子让你一下子从直男中脱颖而出,”他打了一下louis的屁股,“再说了,哪个直男有你这么漂亮的屁股啊。”


“谢谢夸奖。”


“不谢。好了,我真的要开始了。”


joe按下摄像机上的按钮,快速坐回louis身边,举起双手,张大嘴巴,夸张地说:“HI GUYS!!!看看我们今天请来了谁?时装界的小名人——Louis Tomlinson!!!!!”louis在心里暗暗吐嘈了一下“时装界的小名人”这个称呼,也举起双手,做出一副激动的样子。


“Hey!!!大家好!!!”


joe把手放下来,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,“well,as we all know,louis上周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,他——”


“怦怦怦!!!”一阵敲门声打断了joe的话。


joe转过头向门的方向看了一眼,又转过头,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。


“他——”


“怦怦怦!!!”门再次锲而不舍的响了起来,其中伴随着caspar的声音,“喂???joe???你在家吗???快来开门啊!!!”


joe依然把头面对着摄像机,嘴角不自然的抽搐着。


“别装了,joe!!我知道你在家!!快!来!开!门!我要撑不住了!!!”caspar开始用脚使劲地揣门。


Louis用手小心翼翼的戳了戳joe,“我觉得,你要再不去开门,你家的门就要阵——”


Louis话还没说完,joe就“哗”地站了起来,面露杀气,气势汹汹的冲到门口,一把拉开门,“CASPAR——”然后被一袋酸奶冰淇淋砸了一脸。


caspar站在门口,拨开一脸惊呆了的joe,把换下来的鞋随手一扔,大摇大摆地进了客厅,往沙发上一躺,“joe,你总算来开门了,今天酸奶冰淇淋打折,我就多买了一点,快去放冰箱啊,不然要化掉了。”他在沙发上到处摸索着遥控板,看见louis从joe的房间里出来,就腾出一只手对louis挥了挥算是打了个招呼,“你好啊bro,出柜快乐。”


joe这时才回过神来,愤愤地捡起散落一地的酸奶冰淇淋,塞进塑料袋里。


“CASPAR LEE!!!你发什么神经啊??我和lewis在录!视!频!啊!都被你打断了!!我告诉你,下次不会再给你开门了!!”


Caspar从沙发缝里拎出遥控板,打开电视,“得了吧joe,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,还有上上次,上上上次….”他转过头,看见joe一脸幽怨的表情,又补了几句,“哎呀,北鼻,对不起嘛,这不是买的东西太多了嘛,下次不会了,乖,啊。”


Joe无奈的盯了caspar一眼,把酸奶冰淇淋塞进冰箱,“这是最后一次,”他转过头警告caspar,又顺手抢过遥控板,关掉电视,“还有,你就不能把电视关了吗,我告诉过你我和lewis在录视频吧?”


caspar举起双手做投降状,“joe你真无聊,哪有庆祝出柜用录视频这种方法的,要我说,还不如去酒吧好好喝一杯,楼下新开了家酒吧,要不待会儿我们去那里玩玩儿?”


“这才几点呢你就去酒吧了。”joe抬起手看了看表。


“所以才要一起看电视消遣消遣嘛,”caspar义正言辞的说,然后一把抢过joe手里的遥控板,打开电视,把louis和joe拉到自己的身边,“来来来,我们来看看电视。”


电视里正放着今天的头条娱乐新闻,屏幕上用大大的红字打出“harry styles与taylor swift共同出入酒吧,疑似新欢”的字样。


“看来我们swift小姐又有写歌的新素材了,”caspar一边拆开一包辣条一边说,“不过这个harry styles也不是省油的灯,维密里好看的模特几乎被他泡完了,这个月他闹了四次绯闻,其中还有个是男的。我赌十包辣条,不出三个月一定分手。”


louis看着屏幕上那个男人精致的脸,笑着摇摇头,“十包辣条?我赌二十包,15天内一定分手。”


“Deal!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萌萌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louis扶着额头靠在厕所的洗手台前,即使他把门关住了,嘈杂的音乐和人群的尖叫声也透过门源源不断地传来,混杂的灯光透过门缝反射在镜子上。louis打开水龙头,哗哗的水流声几乎被震天响的节奏给盖住了。Louis一边向脸上冲水一边在心里诽谤joe和caspar两人。他们在过去的一个小时内不停地给louis灌酒,美名其曰庆祝,不过louis发誓他看见了藏在caspar口袋里的摄像机,他觉得明天他就可以在caspar的频道里看见类似于“louis的狂欢夜”或者是“喝醉的小刺猬”的视频。


音乐声一下子被扩大了好几百倍,很明显有人进来了,不过在嘈杂的音乐声中louis几乎听不见开门的声音。好在那个人进来之后又紧紧地关上了门,然后径直走向了小便池。


Louis把脸上的水珠甩掉,也走向小便池,站在刚才进来的那个人旁边,还没来得及解裤子,就听见一阵“哗哗”的声音,然后louis惊悚的发现他的鞋好像湿了——毫无疑问,那个人尿在了他的鞋上。


louis皱着眉头把脚收回来甩了甩,内心是崩溃的——这可是他才买的新款vans啊。


“Oops?”一个低沉的声音从louis上方传来,louis尽量不把目光放在那个巨大的dick上,他强迫自己把视线转向那个人的脸,然后他惊呆了,几个小时前他在joe的家里的电视上也看过这张脸,或者更早,在街边音像店的海报上,在妹妹的手机屏幕上——这是harry styles的脸。


“Hi,Mr.styles”louis合上张大的嘴巴,掩饰住自己的惊讶,故作镇定,“nice dick。”


harry友善的笑笑,目光在louis身上徘徊,“thankyou,nice ass I’ll say.”


louis礼貌的欠欠身,“thanks,很多人都这么说过。还有,你可以把你的裤子穿上了。”


Harry听话的转过身穿裤子,“我知道你。”


“哦?”louis挑挑眉毛,“我真应该感到荣幸啊——一个大明星竟然会关注我这种无名小卒。”


“你才不是无名小卒呢,”harry穿好裤子转过身,“你的视频很有意思,你可是关注量几百万的油管大户啊。”


“还没有你推特粉丝的一半多呢,我的大明星。”


“可是我宁愿像你一样也不要那几百万粉丝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你自由。”


harry说完这句话,眼神一下子暗淡了。


louis一下子呛住了,不知道说什么。


一阵沉默。


“那你不自由吗?”louis踌躇再三还是问了出来。


“不,”harry苦笑着摇摇头,“你上个星期出柜了是吧?”


“是。”louis点点头。


    “你一定多多少少听说过我的花边新闻吧?”


“今天我还在电视上看见你和taylorswift的新闻了呢。”louis小心翼翼的回答。


“告诉你吧,那些都不是真的,是公司编出来的,为什么?原因很简单——我是同性恋。我的经济公司为了不影响他们的收益,不准我出柜,甚至还找了taylor swift给我当bread,但是我真是受够了,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,我觉得很累。”harry一脸疲惫的望着louis,“所以我很羡慕你啊,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,不用想方设法的隐藏真实的自我。只要你喜欢就可以出柜,我,就不可以。”


“well,emm,I’mvery sorry ,really ,harry.”louis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笨拙的掂起脚尖,拍着harry的肩膀,却被harry一个转身压在了墙上。


“hey!what are youdoing?”louis不自然的向后缩了缩,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,只好躲躲闪闪的回避harry的目光。


“找一个可以和我一起出柜的人,”harry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,刚才的疲惫一扫而光,“当我男朋友吧,louis。”


“可是我们才刚刚认识。”louis小声地回答。


“是你刚刚才认识我,”harry翘起嘴角,“我刚才说过,我看你的视频很久了,我觉得你就是我喜欢的类型,说实话,要不是你,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,你以后有的是时间了解我,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,”他靠近louis的耳朵,轻轻地咬了咬louis的耳垂,“come on,lou.”


“你是喜欢我的屁股吧,还有,是谁允许你叫我lou的!”louis嘟起嘴巴,举起手想要抗议,厕所的门却突然开了,caspar和joe站在门外。


“hey,louis,你是淹死在厕所里了吗,这么久都不出来,我们——”caspar话说到一半,看到louis被harry压在墙上,突然愣住了,然后他马上拉起joe的手。


“啊,对不起啊,你们继续,继续,我们有事,先走了,还有,louis,你的二十包辣条,明天就给你。”


Louis还没有反应过来,caspar就带着一脸“兄弟我懂”的表情拉着joe跑远了,临跑前还先关上了门。


“我们走吧。”harry从louis身上起来,拉住louis的手。


“我们去哪里啊?啊不对,我为什么要和你走?”


“我们去告诉酒吧外的狗仔们,你是我的男朋友。”harry走到门前。


“你让你的经济公司怎么办?”


“那是他们的事了,I don’tfucking care。”


  Louis撇撇嘴——还真是压抑太久爆发了啊。


 “你到底来不来?不来我走了。”harry拉开门。


“我先告诉你,我要当攻!!明白吗?”louis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走上前,拉住harry的手。


“那可由不得你了,darling。”harry紧紧握住louis的手,带着他向门外走去,“毕竟,哪个攻有这么翘的屁股呢?”


The end